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丰县传统文化研究会

东丰县正道助学志愿者协会

 
 
 

日志

 
 

今天我们需不需要大师  

2011-09-12 20:3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這個技術至上、工具論甚囂塵上的教育理念裏,

你如何有希望看到大師的出現?

今天為何出不了大師

                                       鮑子(摘自《中國青年》)

“器”的教育與大師

我們今天的教育是“器”的教育,而不再是“大學”。

大師,是“大學”培養出來的。什麽是“大學”?《大學》中這樣解釋“大學”: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我們今天的教育裡面,從基礎教育到大學教育,有沒有這樣的“明明德”、“親民”的內容,以及“止於至善”的追求?有沒有“止、定、靜、安、慮、得”的訓練?如果沒有,我們如何“近道”?

對了,大師之所以是大師,之所以超越同儕,就是他超越了“技”而近乎“道”。專家不是大師,專家中的頂尖專家仍然不是大師,大師與專家的區別不是量,而是質,這個質,就是“道”。

讀過《莊子》中“庖丁解牛”的故事嗎?那裡面提到的族庖,就是普通人,良庖就是專家,而庖丁,就是解牛界的大師。當文惠君驚嘆於他的“技”的時候,他正色告訴文惠君:“臣之所好者道也;道也,進乎技矣。”

既然已經到了“道”的層面,就不再只是某一方面的專家,他的境界一定具有超越性。所以,當庖丁和文惠君說了一番解牛之道後,文惠君的感嘆是:善哉,吾問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解牛之道竟然相通養生之道。什麽叫大師?大師就是通達之人:他有專業,但是,他已經超越了專業,他通識人間萬象。他不僅能在自己的專業裏判斷事實,他更在廣闊的人生中判斷價值。

而我們今天的教育,說得可憐一點,從教育主管部門到校長、教師,到家長,都在奉行一種我稱之為“打工仔”教育的理念。我們大學裏的“專業”,已經不是根據人類的不同知識領域和世界的不同界面來劃分,而是根據社會的就業領域和相應的技能界面來劃分。我們的人文教育已經全面萎縮,大學中文系、哲學系嚴重減員,一流的考生都去了理工科。可是我們的科學教育,已經不是教育學生去解決問題,去探究真理,而是去適應這個技術化了的世界,以便將來能再多這個大的技術體系裏分一杯羹。

在這個技術至上、工具論甚囂塵上的教育理念裏,你如何有希望看到大師的出現?

我們看到《學記》上對一個人的教育的具體規劃:

比年入學(每年新生入學),中年考校(每一年考核一次)。一年視(考察)離經辨志(斷句與文句理解),三年視敬業樂群(嚴肅對待學業及與同學友好相處),五年視博習親師(知識的廣博和敬愛師長),七年視論學取友(學問的見解和選擇朋友),謂之小成。九年知類通達(分類與類推,掌握規律法則,舉一反三,融會貫通),強立而不反(樹立堅定的道德信仰,不再反復),謂之大成。夫然後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說服,而遠者懷之,此大學之道也。

看到“知類通達”這樣的字眼,我們有沒有感慨?我們的專業越分越細,學生和學者的學術視野越來越狹窄,我們如何通達?沒有通達的視野,我們又如何確定自己專業的定位,做到真正的“知類”?

“大學”本來就是讓我們“學大”——學大的東西;是“大之學”——有關“大”的學問;也是“學者之大“——學習者真正值得自豪的,能讓自己拔萃於同類的那種素質。

所以,“大學“就是大人之學,非小人之學;“大學”就是大成之學,非小成之學。小成之學是什麼?就是“專業”,所以,孔子講“君子不器”,“專業”並局限於“專業”就是“器”。君子當然有專業,也能從事於某些專業,正如庖丁之能解牛,但是,君子又一定能夠超越專業,有著超越專業的判斷力。

大師,只能從這樣的人群中出現。

而我們今天的教育,是“器”的教育。所以,註定培養不出大師。

私塾教育與大師  
          與此相關的,我們基礎教育階段的教材就註定了我們無法培養出大師。

我堅持認為,基礎教育的教材,應該符合以下幾個基本條件:

1、體現我們民族的核心價值觀——以此培養民族精神、民族氣質、傳承民族文化,建立道德信仰。

2、必須是最經典的語文——以此培養良好的語言感覺,培養語言藝術的鑒別力和創作力。

3、總量適中——以此保證在較短的時間、用較少的成本就可以學到,並且可以讓將接受基本教育的人就能得到相應的教育,從而獲得相應的素質。

以此反觀古代作為教育核心教材的“四書”,不得不承認,古人比我們明白:“四書”正好符合我這三個條件,核心價值觀有了;語言典範,數量有限。

《大學》1751字;

《中庸》3568字;

《論語》11705字;

《孟子》34685字;

合計51709字。

一個小孩從頭到尾背5萬字幾年就背完了。同時還是最典範的語言,“四書”的語言漂亮、整齊、典雅,是一種高貴的體面的正派的語言。

一個現象:我們都知道,在上世紀末本世紀初的幾十年裏,我們除了一大批大師級的人物,幾乎各行各業都有,而他們有一個共同點:早年都受到傳統文化教育。有了文化的底子,然後才專業,是他們的共同特徵。

我們可以這樣結論:沒有文化的人,我們可以把他們培養成技術員,培養成專家,培養成科技人才,但是,無法成為大師。

好的教材是教育成功的根本保證。我們今天這樣的教材和系統,已經註定不可能培養出大師。因為,我們的教材,嚴重缺乏文化的含量,在過分的無知的強調教材貼近孩子的理念之下,嚴重低幼化、弱智化、無文化。

有一個現象真正令我們感慨:古代的鄉村教育往往是大師的搖籃。魯迅、胡適都是鄉村老秀才教出來的。

魯迅,紹興人,少年時代在家塾學習詩書經傳,三味書屋的老秀才給了他文化的基礎。

胡適,安徽績溪人,5歲啟蒙,在安徽績溪老家受過9年私塾教育,打下古文基礎。

陳獨秀,安徽安慶人,從小跟隨祖父陳章旭讀四書五經。

郭沫若,四川人,幼年在家塾讀書。

巴金,四川人,自幼在家延師讀書。

錢鐘書,江蘇人,出生與詩書世家,自由受到傳統經史方面的教育。

錢穆,江蘇人,9歲入私塾,1912年(17歲)輟學後自學,任教於家鄉的中小學。

江、浙、皖、屬這樣的地方,多少大學者,幾人不是在鄉村受的基礎教育。

他們的幼年教育,根本沒有什麽教學法,三味書屋的壽鏡吾老先生,其教學方法,不過就是瞪著眼睛,大聲說:“讀書!”魯迅先生接著說道:

“於是大家放開喉嚨讀一陣書,真是人聲鼎沸。有念‘仁遠乎哉我欲仁至矣’的,有念‘笑人齒缺曰狗竇大開’的,有念‘上九潛龍勿用’的,有念‘厥土下上上錯厥貢苞茅橘柚’的……”

就在這人聲鼎沸中,一代大師,悄悄成長。

壽鏡吾先生的訣竅就是:1.讀書;2.讀文化經典。

我們今天的中小學語文應試教育,其訣竅是:1.讀白開水一樣的無聊課文;2.做反反復復的無聊練習。

大師在那裡?原來有,現在被“無聊”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