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丰县传统文化研究会

东丰县正道助学志愿者协会

 
 
 

日志

 
 

 书院开讲与师资教育的意义   

2010-04-07 11:1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治国安民,教学为本;百年大计,教育为先。随着国家的富强开明,优秀传统文化越来越受重视,国学作为民族的大根大本,一度被人冷落,现在又被请回思想的殿堂。但是由于长期的误解与破坏,真正懂得国学的人凤毛麟角,很多朋友渴求在传统文化中吸取养分,双手捧起经典时却很难读通,更不用说全面领会并践行其精意了。于是大家与儿童们一起开始了“读经”的历程。

 

经典必须读,同时也需要领会和践行。读经而不求甚解,就成了老和尚念经,虽然不至于“有口无心”,但终归收获不大,千辛万苦找到宝山最后却两手空空回到往常的生活中,非常遗憾。传统的学习方法绝不是这样的!传统教学有一整套行之有效,施行上千年的不二妙法,造就了无数的大文豪、大学者、政治家、思想家,可歌可泣名震古今。历史上的功臣名将贤能君子哪个不是传统文化教育出来的。现在哪里还有李白杜甫这样的大诗人?哪里还有施耐庵曹雪芹这样的大文豪?哪里还有朱熹王阳明这样的大学者?没有最好的教育就没有大师级的人才。

 

传统教育最符合学习的规律,坚持因材施教,因时施教。在儿童十三岁之前着重记忆背诵,十三岁之后着重讲解经典义理。十三岁之前的教学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恢复,全国各地很多私塾已经依据这个原则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成年人看来深奥难懂的古文,私塾的学童能够轻松地记忆,整篇地熟练背诵,掌握的知识量呈几何倍数增长,让那些违背这一教学原则的学校相形见绌。但是背诵仅仅是做了传统教学的一小部分,可能三分之一也不到。儿童读经就是古人所说的“塾教”,私塾教育是整个国学教育的开端,是基础。基础有了,万丈高楼何时才能兴建起来。

 

基础很重要,因为它将要支撑起一座摩天大楼。大雄宝殿建立在坚固的基础上,没有基础就变成了空中楼阁,但是光有楼基而没有地上建筑,那还是一片空地,一堆原木。传统文化最注重整体,大厦与基础就是缺一不可的整体,不能顾此失彼,现代人受西方文化影响,用“二分法”看问题,自以为比古人高明,但是往往连这么简单道理都搞不懂。有人为了说明基础重要,经常说“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其实这句话是督促人勤下功夫,并不是说只练桩功就可以了,不需要练套路。武术也是传统文化,任何一个有修为的武师都不会这么教徒弟,除非它不想让你真正成才。传统的教育在孩子七八岁入私塾,到十三岁应背的经典背熟了,应读的书读过之后,就进入“开讲”、“开笔”阶段。开讲就是讲义理,开笔就是尝试写文章。目的不仅是让孩子记住经典更要让孩子理解经典,运用经典。开讲有在家请讲师的,有把孩子送到书院去就读的,这是教育的一个必经阶段。

 

领会了经典的深意,然后才能按照圣贤的教导去做,如果不懂得经典的含义,背的再熟练也不知道怎么去用,到头来成了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不消化,不吸收,经典的营养再丰富有什么用。基础虽然打得很牢固,没有地上建筑,还是无法遮风挡雨,造福社会,成为有用之材。玉质虽好,不经过切磋琢磨,永远成不了大器。

 

有人认为书读千遍其意自见,其实这是一种想当然,古代从来没有哪一位状元是无师自通的。再有智慧的孩子如果没有老师的正确引导也无法全面正确领会经典深刻的内涵。如果等到他成年之后,有了成熟的思维再去追逐逐句回味经典的含义,宝贵的少年时光就白白浪费了,再说成人中有几个能静下心来,撇开各种工作去学习呢?

 

真正想学好国学,将来能在文化事业中取得大的成就,与圣贤为伍与经典同行,不错过国学的机缘,那就要踏踏实实地按照传统的教育模式走。几千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不会错。

古人说人人皆可以成圣贤,现在不要说圣贤,就是君子一辈子能遇到几个?问题就在传统教育的缺失,忠孝美德被丢弃了。现在很多地方开展私塾教育、读经教育,非常好!这是向传统教育回归迈出了一大步,真正的传统文化还需要再上几个阶梯,下一阶梯就是书院开讲,经过书院阶段教育之后的青年人才能去修身齐家造福社会。

 

现在私塾遍地开花,很多孩子打下了宝贵的经典诵读基础,终于可以在学校教育中解脱出来了,为国学储备了茁壮的幼苗,接下来就是接受书院教育学习义理的问题。这是一个比私塾读经艰巨得多的工作。首先是教师到哪里去找,百年的文化断层已经使三代人远离了传统。我们听说过的,无论是科技还是文学的大家无一不是在七八十年前的传统教育家庭中成长起来的,然后接受那个年代学术大师指导而成材。比如:梁漱溟、钱学森、牟宗三、季羡林。这一代人走后,再往后就几乎没有大家了。当他们健在的时候,虽然可以言传身教,但是社会大环境不允许他们去施教,那时是“知识越多越反动”。结果是耽误了两代人的宝贵青春。中国到现在没有取得一个诺贝尔奖,也没有出一个文学大师,哲学大家,问题就出在传统教育被破坏,引进来的西方教育根本不适合中国人。牛排虽好,中国人的脾胃却消受不了。

 

天无绝人之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现在四十岁左右了,因为环境的宽松他们有机会读到经典,受到大师们的影响,那时出现了第一次“国学热”。这一代人很幸运,其中有的人通过学习经典而成材,特立独行,心胸豁达,目光高远,假以时日将成大器。八零后则很糟,因为那时欧美现代文化大举进入了,这代人齐刷刷地成为“洋务派”,国学的一点意蕴彻底被冲散了。又过了十多年,当真正的读经热潮由港台进入内地的时候,大陆的传统教育才开始萌芽。这样看来,要寻找国学研究者,除去已经百岁的老人就是四十岁左右的这一代人。要培养幼苗就从接受经典教育的娃娃抓起。

 

四十岁这代人虽然有机会接受大师指导,接合自主学习,在个人天分的基础上潜心研究,从而接通了国学命脉(如《易》经研究名家曾子后裔曾明先生)。他们的思想没有受到严重的西方文化污染,但是人数比较少,因为那个年代的国学热是自发的,没有像现在这样广泛和深入,也没有网络的传播,有实力的机构推动,仅仅靠机缘。我所说的这代研究国学的人其实也只是屈指可数的几十位学者。但是有了这几十位传统文化力行者承前启后,书院阶段的教育就有可能恢复,最终能把国学的生命重新振作起来。

 

书院开讲其实不仅仅是讲义理,也就是通常说的“理论”。这个年龄段还是价值观逐渐形成的阶段,十三四岁正是开始判别是非,思维开始大发展,能够独立思考问题,品德开始养成,学习待人接物的时候。一个优秀少年能否自立自强,获得大智慧,树立大理想,就在这个阶段。这是从儿童到青年的过渡期,是人生的一个关键。所以传统教育的“短学”与“长学”就在这个年龄段分开了。同样的素质,短学只能教出会写字会算账的小伙计,不当文盲罢了;而长学则要把人向君子阶段培养,成为一个学识渊博视野开阔的大材。儒学就是教人修身治国的学问。“朝为读书郎幕登天子堂”,将来有可能出将入相成就一番事业,光耀门庭,这也是孔子在《孝经》中所说的扬名声显父母的“大孝”。不经过书院开讲,仅仅让孩子读经就像不让中学毕业的孩子上大学一样,是无法实现大孝的。

 

办书院其实并不难,硬件设施怎么都好办,简陋一些也没问题。难就难在选教师。我所说的教师可不是国学大讲堂那种水平的教师,经典的真正含义他们并不去深入研究,他们注重表达的技巧,如何宣传才能吸引收视率,讲深了听的人反而少了,只能泛泛地讲,时不时加点佐料,发发议论,修齐治平的道理是不会讲的。泛泛地讲讲就能引起了社会的巨大关注,可想而知,当经典的内在精神全面展示出来的时候会有多大的魅力,那可就不是用来提高收视率了,而是用在建设和谐世界的大道上。

 

这十几位教师就是我们所称为的“新儒家”。人说为什么要选儒家来讲经典,佛家道家的经典也很伟大,讲得也很好。没错,老子的《道德经》让整个世界着迷,佛教的经典更是丰富多彩。但是博学的前提是专精,学习诸子百家经典最好以儒家经典为基础。为什么这么说?道理很简单,南怀瑾大师有个很贴切的比喻:传统文化中道家是药店,佛家是百货商店,儒家则是米店。什么意思?学习道家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智,佛家可以修心养性慈悲度人,儒家学说则是社会安定家庭和谐的根本。儒学是身心成长的食粮,是一会也离不开的空气。粉面不如副食值钱,空气到处都是谁也不会珍惜,但是一旦失去,哪怕是一分钟谁也受不了。因为儒家经典讲的是常理常法,修身齐家治国,家庭之道社会之道,孝亲敬老,诚实友善,清正廉洁。没有家庭就没有人,没有稳定的社会就没有幸福的生活。佛学很好,道学也很好,但是需要一个平台,那就是儒家的治国安邦之道。人不可能都去出家修行,家庭离散社会混乱的时候出家也不得安宁。净空法师大力提倡学习《弟子规》就是要大家成佛先成人,修法先修德。没有温馨的家庭,父不慈子不孝学什么都没有意义,没有富强的国家,传统文化也不可能得到弘扬。

 

智慧也是如此,儒家讲求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和谐包容,见贤思齐,没有这种心胸,越学越自以为是,越学思想越狭隘。前些年有很多高学历的知识分子都去学邪教,他们没文化吗?不是!问题出在他们把思想局限住了,不懂包容,不懂天理人情,结果误入歧途。所以《大学》首章教人要明明德,要知本,本立而道生。最基本的做人道理,最中和的思想理念掌握之后,才能更好的去深造玄妙的佛学道学。

 

儒家经典是孔子集古圣先贤智慧之大成的文字。古圣先贤的智慧都是天人智慧,什么叫做“天人智慧”?大自然与人相感通的智慧就叫天人智慧。大家都知道《易》经,《易》经的文字都是来自世间万象,有感而发,古人把天地之间的运动规则圆满而生动地记录下来,没有枯燥僵化的内容,没有脱离实际的东西,也没有束缚人的条条框框,不加刻意,浑然天成。自然无穷广大,古人直接感悟自然的智慧也无穷丰富,一旦刻意而为就有了局限,智慧就不圆满了。所以孔子崇尚“述而不作”,目的就是原原本本地保留古圣先贤的天人智慧,这种智慧才是灵感的源头,没有这种智慧的人永远没有灵感,不会创造,不会独立思考,永远跟在人家后头跑。

 

道家修身,佛家修心,儒家治世。任何文化思想的发展不能脱离安定的社会环境。儒家是修身治世的学问,对于社会来说是一条主线,传统的国学教育首先开讲儒家经典。“孝经通 四书熟 如六经 始可读……经既明 方读子……文中子 及老庄……”。四书五经义理贯通了智慧圆满了,何愁无法理解其他经典。古人就是这样教的,这也正是传统教育的次地。

 

越是主体文化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越重,因为对方要反客为主。所以儒学在现代社会破坏最严重,儒家人才最少,韩国日本也一样,都是受西方文化冲击所致。能够真正开讲儒家经典义理的人很少,因为现在能够被称为儒家学者的就那么几十个人。有能力开办书院教育的地点更少,孔子故乡曲阜是其中的一处。这与大陆一个重要的儒学群体——“洙泗学派”分不开。

 

提起曲阜,我们都知道这是先师的故乡,这里人杰地灵文化底蕴非常深厚,人称“千年礼乐归东鲁,万国衣冠朝素王。”东鲁指的就是曲阜,周公封在鲁国,当年曲阜是鲁国的国都,保存周礼最完备。古人称通天地人为王,王字三横分别代表天、地、人“三才”,智慧才德能够贯通三才的人被称为王,素王指的是孔子。跟随孔子学习的弟子中曲阜人最多,传统文化与曲阜有着不解之缘。

 

曲阜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处在一个大陆板块的中心。大家知道,地震等自然灾害多发生于地质板块的边缘,曲阜当地从未经受过大地震的破坏。曲阜处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小盆地中央,土地肥沃藏风聚气,洙水与泗水是两条由东向西流淌的河流,人们说这是“圣人门前倒流水”。孔子在讲学时常赞美水有君子之德,后人说儒学起源于洙泗之间,洙泗源头象征着国学的正源。开创现代儒学的梁漱溟先生与熊十力先生都是一代宗师,他们最器重的一位学生高赞非先生五十年代在曲阜创办师范大学,立志把国学复兴起来。当时的条件很艰苦,高先生忘我地工作,用儒家情怀打动了一群青年师生,他们亲临教诲,保留着珍贵的儒家气韵,人们尊称他们为“洙泗学人”。

 

五四反传统,文革破四旧,其他地方已经很难找到真正的儒家了,曲阜是一个特例。在高先生影响之下,曲阜重新成为儒学研究的重镇。洙泗学人郑重提出“正本清源”与“和竞兼容”的治学口号,他们尊崇圣贤,博采众长,放眼世界文化。建立了“道统论”、“宇宙论”、“文化论”、“文明论”等划时代的研究课题,构筑起当代儒学的厚重框架。“正本清源”就是寻找到儒学的源头活水,消除历史的局限,发扬孔子的真精神。“和竞兼容”是将欧美竞争文化的长处与东方和谐文化的优势结合起来,兼容并蓄,让社会快速有序的发展。

 

? 儒家很注重传“道”。道是儒学的核心之一,宋代大儒程颐夫子说过:“惟知道者乃儒学也。”研究道学就是研究国学的根,道是什么,谁也说不清。作为洙泗学人,在师长指导下,我用宇宙学来解释道,逐渐的融通了,世代口授心传的道学得到了彰显。很多学者可以通过感悟道,直达国学的智慧源头,一通百通,终生受益。能在曲阜书院师从儒家学者不只是学知识,而是要学道。

 

儒家还有一个重要的传统,那就是“礼”。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克己复礼为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有人把儒学称为“礼教”,礼教人如何言行,没有礼就没有传统文化的躯干。曲阜很注重恢复礼,八十年代就开始古礼祭祀孔子。现在儒家学者每年都来曲阜祭祀先师,缅怀圣贤的功绩,传续传统文化香火,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儒家古礼的诚敬氛围在别处感受不到,但是在曲阜却可以完整体验。作为民间祭孔的召集人,我办学的重点之一就是要传授礼,让学生都能够在国学中安身立命。

 

有礼必有乐,礼乐不分家。我女儿自幼师从古琴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央音乐研究院吴钊教授学琴,得其真意。古琴是君子四艺之首,宝贵的琴乐是书院学习的重要课程。礼、乐、射、御、书、术,孔子“六艺”都是书院学习的内容。学生平时要用毛笔书写经典,以增强记忆,陶冶情操。这样就养成博雅多才的优秀素质,平时学习也不感枯燥。

 

说道书院开讲,熟悉国学的朋友都知道先师晚年有一处讲学的宝地,这就是后来的儒家第一书院——洙泗书院。洙泗书院坐落在洙水与泗水之间,紧紧守住了华夏文化的心脉,先师当年周游列国十四年回到家乡后选择在这里讲学,五年时间把毕生心血的结晶全部传授给七十二贤三千弟子。中国其他书院的历史最早从唐代算起,但是洙泗书院的历史却有2500年了,因为先师在此讲学,这里是当之无愧的国学圣地。

 

现在洙泗书院是山东省文物保护场所,普通人不知道她的伟大价值,平时非常宁静。只有具备深厚传统底蕴的人才能够感受到当年先师讲学存留下的浑然元气和智慧灵光。这是学子求学的圣地,修习国学必须要做到定与静,这里能帮助人进入定静状态。书院研究专家,著名学者江堤先生体验后曾言 “华美的彩饰、繁芜的殿宇、青苍如云的古柏,都不如这散发出天堂气息的宁静,给人以超越时空的震撼……”儒生修身进入定静之后,心灵才能得到升华。江先生说:“我的感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过,灵魂处于一种飞升的状态之中。”人的心灵在特定的空间才能连接特定的记忆。当心中充满诚敬时思想可以穿越遥远的岁月感受先师晚年在此里讲学的情景,仿佛就坐在他身旁,与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一起聆听他讲述天地大道,播撒仁爱精神,描绘大同世界。我经常带学生来书院读经习礼祭奠先哲,依托洙泗书院办学,这里是传统学子求学悟道的无上宝地。

 

庙宇是用来祭祀圣贤弘扬传统的,世界上所有的文化信仰都有自己的庙宇。古希腊有奥林匹克神庙,基督教有无数的教堂,佛家有寺庙,道家有宫观,儒家的庙宇是孔庙。孔庙里供奉着上百位古圣先贤,古人春秋两季都会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以缅怀圣贤的功德,与先人对话,述说自己的敬意与思念。祭祀之后参加仪式的学子们还要聚会讲学,交流心得,联络情谊,增长学识。现在韩国每年各地乡校依旧会举行祭祀会讲。国内最早恢复祭祀的是曲阜孔庙,全面恢复春秋两季祭祀并举行会讲的还是儒家学者。我在曲阜具体筹备并主持了十二届祭祀仪式,每次大家诚敬叩拜后内心都非常感动,因为被五四反传统破坏的国学终于被我们接续了,圣贤的供案不再落满灰尘无人问津,传统文化的香火重新点燃了,圣贤在天之灵得到了慰籍。

 

恢复儒家祭祀讲学的传统,对于弘扬国学教化社会具有重要的意义。有助于促进民族文化复兴,促进文化认同,祖国统一。祭孔标志着中华文化全面复兴的开始。书院开讲是复兴道路上迈出的第三步,一步一步坚定走下去,传统文化一定能够得到恢复。

曲阜是一座小城,名胜古迹很集中。我选择了非常靠近孔庙的地点设立课堂,目的是让孩子最真切地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可以给孩子办理通行卡,每天清晨就到孔庙中去读经,在大成殿宽阔的露台上面对圣贤诵读讲解,给孩子心灵以净化与提升,塑造高尚优雅纯净的人品。曲阜孔庙前后九进院落,大成殿是古代三大殿之一,在曲阜孔庙求学能够养成学生的浩然之气,感受与其他地方肯定不一样。

 

有人问为什么一定要恢复传统文化?我的回答是:因为世界太需要和平了,社会太需要和谐了。人类靠西方智慧虽然取得了科技进步,但是没有获得和平与安宁,世界每一天都在新增战争与仇恨,核大战的危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一旦爆发谁也不能幸免。科技与法律已经非常健全的美国却时常受到惨烈的攻击,大街上时常有暴徒开枪杀害无辜平民,科学与法律真能给人带来幸福吗?环境污染无法挽回,气候变暖,臭氧空洞,飓风海啸频发,人类的未来太悲惨了,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东方的和谐文化才可以拯救世界。因为所有灾难的起因都是由于不和谐,心理的不和谐导致贪嗔痴,行为的不和谐导致伤害与战争,人与自然不和谐导致环境灾难,威胁整个人类的生存。针对各种不和谐的情况,儒家教导人们要中正平和,致中和,天人合一,和而不同,并且教导世人如何实现和谐之道。为此制定了礼、乐、刑、政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规则,只要认真遵循这些规则行事,社会一定能恢复和谐。所以中国传统文化将是未来全世界最受推崇的文化,孔子说: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儒家教人敬人爱人,教人推己及人,儒家的大智慧已经被世界上具有真知灼见的有识之士,包括诺贝尔获奖者在内的人士共同推崇。他们认为人类要想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到两千年前,向孔子寻求智慧。最近美国众议院通过法令纪念孔子,为的是告诉人们儒学的重要。学习儒学学习传统文化永远不落伍,永远能受益。

 

曲阜书院办学主要是培养国学师资,以恢复即将被遗忘的传统文化。我有一个长远的计划,准备在条件成熟之后与国内外国学专家文化贤达共同筹办儒学院,就是在书院的基础上广泛招收海内外的求学者,最大范围传播国学,弘扬传统文化,造福社会。现在每年都有很多国内外热爱国学热爱中华文化的朋友来曲阜游学读经,很多有智慧的企业家来学习和培训员工,还有很多大学生前来学习国学,需要大量德才兼备的教师宣传孔子文化,从事教学工作。办学院硬件不是问题,问题是软件,是人才,如果没有一大批经典研究精湛深入的教师,没有一大批具备真正儒家情怀的青年人来传道,再好的校园也培养不出大师,优越的条件只能是浪费。所以我并不急于大范围招生,而是选择真心爱热国学,懂得传统文化的价值,信赖国学的青年人,到曲阜来进入书院学习,有一个教一个,有十个教十个。国学最讲缘分,有师生缘分万里之遥也会前来求学,没有国学的缘,条件再好也学不到真道。现在是寻找人才培养人才,等三五年之后,这些年轻人二十岁了,正是风华正茂展示才华的时候,那时我们再把儒学院兴办起来,这些同学走上讲台,经典烂熟于胸,义理融会贯通,行动举止优雅庄重一派儒者气象,将给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求学者带来多么有益的指导!这些年轻人肯定都能凭借自己的努力活跃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舞台上,作出一番辉煌事业。

 

提到教师的聘请,我发现有人还在迷信百家讲堂,崇拜里面的讲师,这正是国学修养太浅的表现。百家讲堂是针对大众做普及宣传,用的是口才和传媒技巧,讲的不系统不深入。普及宣传很重要,但那是针对对国学所知甚少的社会大众。做学问绝不能戏说经典,更不能靠讲故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国学人才如果这样快餐化培养,最后都会变成四不像。

 

还有就是大学的国学班,现在各地大学都在兴办国学院,国学班。这是好事情,说明社会正规教育也开始注重传统文化了。但是到底谁来教?还是研究国学的专家,还是苏联模式思维在主导。学院需要党的领导,意识形态占主导。国学院就是国学研究所,培养的还是研究生,而不是儒生,不会培养圣贤人才,如果可以培养的话,为什么中国这么多年没有出一位大师级的国学家。

 

也有人崇拜老专家,他们年高德劭阅历丰富值得敬仰,但是针对具体的经典教学,很多六七十岁建国后成长起来的老学者是讲不来的,他们不是从小学经典,没有童子功。出身于正规大学文史哲院系,接受的是现代教育,习惯于用苏联模式或者欧美概念研究国学,他们是国学的研究者,不是国学家。研究佛和学佛是两个概念,两种心态。佛寺培养的弟子与宗教研究所培养出来的研究生完全不一样。研究国学的专家有常识但是没体会,有知识但是没有道。道是师生心传,本着研究的目的冷眼旁观,道在眼前也识不得。

 

我是通过多年来筹办祭祀会讲而有幸结识全国乃是港台韩国这些真正的国学家,因为他们真心诚敬地行礼,不走过场。他们的敬心诚意使我分辨出谁是真正的国学家,谁是儒家,谁只不过是国学研究者。就象我上面所说,国内的国学家就是四十岁左右的那几十位学者。年长学丰值得敬慕,但是就教学来说有真儒家才能教出真儒生。公办国学院是学知识的,《论语》中说:“弟子入则孝,出则悌,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经典中学的是道,而研究院教授和出版的是知识,这不是一回事。学国学就是学做人,学道德,学知识是其次。没有好德行,知识多还不如没知识。

 

三人行必有我师。学习经典要向专精的学者学习;丰富知识开发思路则需要广泛借鉴,博采众长。曲阜的另一个优势就是每年会有各种学术会议和大型传统文化活动连续举办,期间会有海内外众多学者前来交流,这是很难得的学习机会,不出家门就可以与各地文化精英思想精英见面,听课座谈,还可以邀请他们授课。借鉴百家学说,融汇众多思想,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用丰富多彩的思路启发学生的思维,丰富学识,能够达到其他地方所没有的事半功倍的效果。

 

选择私塾学成能够熟背四书的青少年为培养对象,就是要侧重义理开讲,可以与全国各地的私塾协作,形成人才培养渠道,共同培养人才。当然年龄大而有一定经典基础的学生也招收,培养他们将侧重学习与实践结合。因为年龄大了,已经到了学做事的时候了,再一味枯学会影响他们的工作能力,交往能力。从内地开展读经时间算起,这样大龄而有经典基础的青年人并不多,很多孩子读经数年之后又回到普通学校了,高中学习繁重,经典大多生疏了。十八九岁这个年龄段可以招收三到五位,经过一年的学习,逐渐培养锻炼他们成为教学助理,同时参与圣城曲阜的各种国学交流事务,比如筹备组织每年四次祭祀先师的仪式,协助各地国学同道举行会讲与交流联谊工作。他们会成为新生的好学兄好学姐,相互关心共同进步。

 

书院学习并不比私塾费用高,各种费用取国内私塾的中间,不高也不低,高了增加家庭的负担,低了,教学设施师资等各方面不能跟上孩子的智力发展,也会耽误孩子。书院教学有个很重要的科目就是游学,书院会在春秋季节组织学生外出游历古迹名胜,培养孩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气概,让孩子增长阅历和能力,有利于将来的发展。

 

办学一定要在山灵水秀的地方,这样可以吸取天地的精华。曲阜被称为是“真山真水”。洙泗流域不仅是国学的源头也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泗水发源于沂蒙山脉,源头在泗水县的泉林镇,这里就是人文初祖伏羲降生的地方——雷泽。洙水是泗水的一条支流,发源于曲阜,由泉水平地喷涌形成。七千至四千多年前,伏羲氏、女娲氏、炎帝、黄帝、少昊帝一脉相承,龙凤图腾肇始于此。现有羲皇庙、伏羲陵、蚩尤冢、寿丘(轩辕黄帝出生地)、少昊陵、北辛文化遗址、大汶口文化遗址、龙山文化等遗址。考古学家唐兰先生认为,“大汶口文化属于古史传统上的少昊时代”。炎黄二帝都曾经在这里建都,尧舜禹等上古圣王的后人封地几乎都围绕在流域周围,可以证明洙泗流域是华夏文化的正源,是中华文脉所在。这里是传统文化的灵山灵水,无比神圣。寻找到洙泗源头就找到了华夏文化的心脏。找到源头活水,好好守护她,感悟她,中华文化复兴才能够实现。

 

五千年人文圣地曲阜,是炎黄二帝的故乡,也是先师孔子的出生地。圣城曲阜的“每一座山峦、每一道溪流、每一寸土地都印刻着圣人的足迹。”岁月蹉跎,前路漫漫,国学已经走过了两年千年的辉煌旅程,中华文化将迎来又一个千年的辉煌。文化传承靠教育,文化弘扬靠人才,在读经教育的基础上开展书院教学正当其时。我们应该踏着前贤的足迹,引导青年人走上广阔的国学之路,以续写中华传统文化的今天与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